大咖名流

记忆|1930年去植树大伙还要奏乐唱歌喊口号

发布日期:2021-11-10 01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1930年1月20日,离植树节还有一个多月,湖南《国民日报》上刊登了一则官方消息,要求“建设厅注重植树节”,“查本年三月十二日为总理去世五周年纪念。所以关于是日举行纪念植树各项事宜,如选种购苗择地等,均应先期切实筹备,以免临时仓促。”从1月份开始筹备,可见对于当年植树节的看重。

  与现在的植树节不同,在80多年前,植树节不仅从清明改期到3月份,而且这项造林活动也从民众行动,变成一场自上而下的政治仪式。种树之前,还得先唱首植树歌,喊口号。撰文/本报记者沈参

  中国的第一个植树节,是跟清明捆绑在一起。1915年7月,北洋政府采纳凌道扬、韩安等学者的建议,规定每年清明为植树节,要求全国各级政府于这天举行植树典礼。

  作为革命先行者,孙中山在林业方面也同样走在前列,他将发展林业列入了《实业计划》,主张大规模地造林,并多次在演讲中阐述植树造林的重要性。可以说“林业兴国”的贯行者。1928年,政府将孙中山逝世日——3月12日定为植树节,全称为总理逝世纪念植树式,用以纪念孙中山并进行植树造林,原来的清明植树节即告废止。

  于是1929年开始,这场大型的植树造林纪念典礼开始在全国推行,国民政府农矿部公布了《总理逝世纪念植树节的植树暂行条例》,规定各省3月12日动员民众植树造林,还规定各省、市、县每年举行植树仪式,各机关长官、职员、各学校师生及地方团体民众均须参加,并颁布《植树条例13条》,甚至还细化到了具体数字,要求每处至少500株或造林10亩。与此同时,中央宣传部颁布《造林运动宣传纲要》,规定各地须向民众广泛宣传造林运动意义、利益与常识,散发宣传标语。在某些地区,还会要求植树节当天商界停止营业,机构停止办公,全员投身于植树节纪念当中,从此,植树节也从社会活动,变成了一场政治仪式了。

  有意思的是,这场植树纪念式还有固定的纪念章程,上自中央下至全国各地,均严格按照一定程序举行植树仪式,基本程序如下:一、奏乐;二、全体肃立;三、行致敬礼;四、恭读总理遗嘱;五、静默三分钟;六、主席报告开会宗旨;七、演说;八、唱植树歌;九、呼口号;十、摄影;十一、散会。

  1930年恰逢孙中山逝世纪念五周年,国民政府也正式把植树造林提到了国家重大运动的地位,从此掀起植树的高潮。几乎每个省市都会像《国民日报》记载一般,提前两个月就开始筹备,政府向群众发放树苗,供社会各界和市民种植。还规定从3月9日至15日为“造林运动宣传周”。不仅成年人参与植树造林,在当时教育部审定的小学《社会课本》中就有形象生动地向儿童宣传纪念仪式与植树节实践的课文。而民国时期发行量最大的儿童杂志《小朋友》,每年都会刊登介绍植树节的文章。在冯玉祥控制的河南省,更是把植树当成一项重要工作,“考核成绩,以资鼓励。”

  湖南自然也没有落后,从1月份开始,湖南建设厅就电令长沙县府建立苗圃,来为造林做准备。还提前成立了湖南省造林运动临时委员会,定在麓山建立“中山纪念林”,要求“各机构人员届时均宜前往造林。”3月11日,《国民日报》发表社评,号召除了官界之外,各学校的学生,也应该前去植树造林表达敬意。

  为了鼓励造林,国民政府还给出了一系列奖励措施,1941年8月28日,农林部公布《奖励经营林业办法》。规定:对经营林业著有成绩者给予奖章、奖状或匾额。奖章分金、银、铜三级;奖状分甲、乙、丙三等。分别规定了相应的造林面积,经营特种林业,经营苗圃等方面的标准。还规定受奖人如有特殊成绩,可同时给予四种以上奖励。依本办法领有奖章或奖状,又因其他情形应再予奖励者,可进一级给奖,如已领最高级奖励,可给予特别奖励。

  在当时的湖南,植树还是一项经济要务。在筹备着植树方案的时候,湖南的植桐委员会,也忙着在全省推广油桐的种植。

  种植油桐,不仅是为了响应植树造林,更是出于经济考虑。民国时期,桐油是湖南重要的出口贸易物资之一。湖南的桐油产量,占到了全国出产的三成以上,仅次于四川,因此“植桐”成为了湖南的一项大事。

  1929年9月,何键成立了省、县植桐委员会,大力在全省种植油桐。第二年的春天,这项轰轰烈烈的“植桐”行动开始在湖南开展。当时的《国民日报》刊发的关于《省植桐会第十二次常委会纪要》里,详细描述了“植桐”的诸多细则。该纪要称,将于1月20日开始到3月20日期间,连续2个月在湖南省开展植桐活动,包括全省的公路两道、麓山一带都列入目标。还详细讲述了种植方法,怎么挖穴,怎么填土,怎么选种。并要求“每隔一丈、尺或一寸挖一穴,一穴深约三尺”,而作为总指挥的何键,也发命令要求当时的十五师第二旅派遣部队到麓山以及金盆岭一带,选择一处种植桐树,湖南的汽车路以及土路,也要求全部种植桐林。

  有意思的是,为了找到优良品种,植桐会还跑去了外省引进种子,据记载,植桐委员之一马孟庄存有“最佳的千年桐”种子在安徽,政府特别派遣专人在1月份急赴安徽,将种子领回,“以便分发播种。”

  在当时,植桐成绩也事关委员们的业绩,做得不好的还会被处罚,1930年1月23日《国民日报》记载,省植桐会派遣了各路委员去到各个县市,督查桐林的种植,要求在所有荒土矿山,均满植桐林。“如有办理不力者,荒地未种者,即呈请省府从严处分。”除了有惩罚,也还有“种树模范”,植桐会在全省各县城区设立了模范桐林区,在这些划定的区域发放种子,大力提倡桐林种植,希望通过这些“模范区”的发展,带动全省进行桐林种植,“利之所在,人心趋之。”可以说,1930年的春天,湖南的植桐委员会为了将桐林种植推及全省,真是费了一番苦心。

  自上而下的植树运动,确实让不少荒山变成了绿林,湖南省南县在1928年前树木甚少,到1949年,全县计有树木51种,约170万株,还有不少其他地区也收获了绿化成绩。

  然而因为与孙中山的纪念日挂钩,植树造林更多变成了一个政治任务,许多地方政府只重植树纪念仪式与政治动员,植树本身则变得无关重要,一般公务人员和学生到指定的地点,把一株树苗安放在已挖好的土窝里,就算大功告成,至于树苗活与不活就没人过问了。有评论曾尖锐批评历年各县市植树,“只见仪式之敷衍,未收植树之实效,名为植树,实则杀树。”而因为战乱,造林经费也时常不足,所谓的国家提供树苗的承诺,后期也完全无法实现。

  1949年,统治期内最后一个植树节,湖南《桃源民报》登文吐槽称:“迄今已历三十余年。而实际总是纪念植树节是一回事,植树造林又是一回事,二者判若两途,大有风马牛不相及之势。”

  在湖南,轰轰烈烈的全省“植桐”运动也没有延续多久,在成立不满一年后,植桐委员会因经费不足解散。这场种植运动草草收场,不少原定的苗圃,因经费不够也继续荒芜。

  这边在建林,战乱也在毁林,还是在1930年,2000名国民军驻扎沅陵,月余毁林万株以做薪柴。10月份放火烧山,导致沅陵、永顺、大庸交界处森林大火,而此三县正是重要的桐区,几年种下来的树,或许就在那一夜之间,全部销毁殆尽。